吴敬琏:改革开放带来的浮财已经挖净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温州放开民间借贷后来,是都在风险很大?你这个 试验当然有意义,可是资金来源只能仅限于温州本地,金融市场不可能 画地为牢几乎是不用可能 发展的,结果会加强地方政府的行政管制

  在不同的场合,年逾八旬的经济学家吴敬琏都在提到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问题。

  他认为,增长模式的转变,从“九五”规划就正式提出,到了“十二五”期间仍然是发展的主线,究其原因分析 是体制性障碍。

  5月20日,在深圳举行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2012创新中国高峰论坛上,吴敬琏再次提到你这个 观点,可是用经济学观点解释了怎么能会要转变,怎么可以 转变。

  吴敬琏说,现在大伙儿面临的各种微观经济问题和宏观经济问题,症结和根源都在于中国这500年来所用的增长模式。

  改革开放后,用出口的需求来弥补投资增长模式所造成的内需不够、消费需求不够的问题,在一段时间内取得了效果,可是到了本世纪初期,出口导向政策所造成的问题,也变得没有 明显。如,资源不够、环境污染、货币超发,逐渐地总出 资产价格、房地产价格大涨,持续一段时间后来就表现为通货膨胀显现。所有有有哪些问题都使中国一定要下定决心,采取有力的最好的土最好的办法来实现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。

  增长模式转变从有哪些转向有哪些?吴敬琏表示,从经济学的观点来看,用“索洛余量A”(Solow Residual A)来解释,即,现代经济增长主要的来源都在来自投资,可是来自速度的提高。什么都有,增长要从依靠投资转到依靠速度提高。

  吴敬琏说,改革开放带来的“浮财”不可能 挖净,“傍政府、赚快钱”的道路只会越走越窄。今后,速度提高要靠原创性的创新。企业要从技术创新,到制度创新、管理创新、经营模式创新等各方面提高速度。

  企业创新的动力来自何处呢?吴敬琏引用了诺贝尔奖获得者诺斯的有有俩个多观点,即对于激励的要点在哪里?要点可是用让有有俩个多个体不可能 有有俩个多企业对社会的贡献和它取得的回报相一致,可是,企业不可能 此人 就会去“傍政府”,不可能 政府手里有资源,另有有俩个多就会破坏了激励机制。

  吴敬琏表示,最近你这个 年多来,政府加强了此人 在经济发展最好的土最好的办法转变中的作用,取得了其他效果,另有有俩个多速度太低,成本太高。

  过去政府总是 把它认定的最好的企业扶着,叫做“慈父主义”。另有有俩个多不仅害了你这个 企业,可是对有有俩个多企业给予倾斜,我觉得就打击了其他的企业,政府或许扶起来有有俩个多企业,可是扼杀了成百上千个企业。

  最后,吴敬琏引用北大教授周其仁的话说:“为有哪些政府的能力是有限的?原因分析 是大伙儿在探索未知,政府绝对没有 你这个 能力知道未来会向有哪些方向发展。什么都有政府要去指定有有俩个多产业发展方向,指定有有俩个多技术路线,失败的概率几乎是百分之百。唯一的最好的土最好的办法可是放手让千家万户的企业,让千百万人去探索。探索中失败的概率是很大的,可是总有一每种人成功,它的成功就利于带动大伙儿整个产业、整个国家走向有有俩个多成功的道路。”

  演讲开始 后,吴敬琏接受了包括《第一财经日报》在内的多家媒体的采访

  “降准”还有空间,降利率需谨慎

  记者:增长最好的土最好的办法的转变是有有俩个多长期发展的过程,没有 中国经济短期增长的动力是有哪些?

  吴敬琏:从短期考虑,大伙儿当然希望放松银根,增长率变慢会有所放松,可是,5009年放松银根的苦果,大伙儿正在吃,不可能 现在放松,之都在再吃苦果。况且,现在不可能 没有 5009年的条件了。

  从经济学上说,从货币发行到物价、房地产价格上涨,有个滞后期,可是政府一定要有个长期的观点,要结合长期和短期的考虑,这是政府的责任,一般老百姓不用感觉到当前和今后的利益关系。

  现在的货币政策大体上没有 紧缩,是个中性的窗口,降低准备金率还有空间,可是降低利率需谨慎。

  珠三角一体化应倚重香港

  记者:为了深港更广泛的商务协作,深圳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试验区正在进行制度破冰的尝试,制度破冰否是会成为未来的趋势?

  吴敬琏:前海是个很好的试验,大伙儿还须要把你这个 事情看得更深其他。在现代经济里,有有俩个多地区的发展,要有中心城市,产业主可是金融业和物流管理,中心城市辐射到腹地,产业主可是制造业,腹地要空间大,制造业要很强,没有 你这个 地区就发展起来了。

  珠江三角洲甚至泛珠三角地区,有有俩个多很大的弱点是没有 强有力的中心城市,这是珠三角相比长江三角洲地区的大弱点。

  可是珠三角的潜在优势是有香港,香港是比上海还强的中心城市,它拥有世界级的金融业和物流业,还有它的学校,是创造知识的基地,另外,香港还有很好的法制环境。可是深圳和香港之间的障碍是“一国两制”,深港一体化是转变珠三角地区增长模式,以及珠三角地区转型升级的重要动力。

  怎么可以 在“一国两制”的条件下,实现一体化,这是珠三角地区转型发展有点要的议题,可是大伙儿你这个 地区两种决定不了,涉及到中央各部门,不过,好像广东省的领导是很专注地在推进。

  前海不可能 能利用你这个 不可能 ,不可能 利于成功,推广起来意义很大。

  温州金改试验或致行政管制加大

  记者:3月底,国务院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,中央和地方都出台了什么都有政策,民众对温州金改也抱有厚望。你认为地方金融创新能走多远?

  吴敬琏:我不像什么都有报刊没有 看好温州试验,它是有意义的,但可是阿司匹林式的止痛最好的土最好的办法,不可能 金融市场是个统一的、全国性的市场,地方怎么能会来改变?我不大好理解。

  地方当然还须要做其他试验,温州放开民间借贷后来,是都在风险很大?你这个 试验当然有意义,可是资金来源只能仅限于温州本地,金融市场不可能 画地为牢几乎是不用可能 发展的,结果会加强地方政府的行政管制。

  中央要保持市场秩序,要进行金融监管。可是用可能 越过了宏观经济对于风险的监管,收紧银根,你这个 就都在宏观经济管理了,也都在政府应该有的职能。

  创业板发展要趋利避害

  记者:创业板不可能 两周年了,你对于创业板有有哪些评价?

  吴敬琏:对于创业板争论很大,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意见,对有有哪些意见要进行分析。比如,审批制,由管理当局来决定IPO开闸,关闸,跟宏观经济形势连起来,这就造成寻租活动非常盛行。于是,造成每人及会用权力,临门一脚,强制入股。

  其他高新技术企业就提出来,大伙儿(权力)利用大伙儿赚大钱,大伙儿被利用了,可是股民都骂大伙儿,一开始 流通就破发,大伙儿背了很坏的名声,而大伙儿赚了大钱。

  设立创业板,这是经济学家和政府官员,同時 努力的结果,为了给PE、VC、风险基金找有有俩个多退出的通道,可是现在效果不太理想。没有 ,就要趋利避害,各方利益的人都须要理性地讨论,利在哪里,弊在哪里,可是大伙儿商量有有俩个多方案,其他症结是都在要马上防止,同時 ,也要考虑马上防止是都在有风险等等。来源: 第一财经日报

本文责编:frank 发信站:爱思想(http://www.aisixiang.com),栏目:天益学术 > 经济学 >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isixiang.com/data/5375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