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世佑:《史源法流》自序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

  自1982年暑期放弃留校任教之机缘,扛起九斤行囊惜别岳麓古庄,返回资水之阳伺奉病弱之双亲,嗣而举家迁居潭州于前,钱塘于后,及至四年前沿河北上,落户京畿,虽浪迹天涯,萍踪不定,然教职未改,甘苦自尝,屈指已逾二十五秋矣。若依台湾绿岛之规制,即可全薪退职,衣食无忧,然大陆之情状迥异,仍当不舍昼夜,守我杏坛。

  十年前,还在武林糊口时,出版界流行编辑略呈思想性与可读性的中青年学者散文随笔丛书,三两位师友亦曾函嘱加盟,献出一卷,余以精力不济,且学望平平,未曾踊跃发表声明。近年仍有师友相继动员,催将专业以外之篇章区分成册,亦愁费时耗力,一拖再拖。客岁某日,因副校长张桂琳教授委以校通识教育委员会副主任之衔,乃谈及域外“通识” 之行情与校园文化之浅见,顺口提议邀集人力,编辑“杏坛札记”丛书,以类学部“本科评估”之需,扬长避短,添法大学子可阅之章,共疏黄卷。不意桂琳教授当即拍板定案,托以统筹之责。及至转身请益国滢、曙光、人博、流芳、米健、永流诸友,几经切磋,定名“法大人札记”丛书,作者由桂琳教授等遴选裁决,每人一卷,暂出第一辑,来时可望陆续推出,以为成议。

  既有动议在先,爰辑一卷,责无旁贷,故先将篇目开列,供师友评点,为引玉抛砖。本卷所录诸篇,偏重近四年来任职法大之言与撰,庶几与“法大人”之身份相符,兼及以往深冬,以示连贯,各篇辄以六栏分目。

  “闻道”一词,出自《论语•里仁》,“朝夕闻道”之目,以促进指导本科生、研究生之阅读、思辨与互相切磋之话题为主;“葛覃莫莫”, 词出《诗•国风》之“周南”篇,可引申为由史转法,由课堂延伸课外,关注社会;“鹤鸣于野”, 取自《诗•小雅》之“鸿雁”篇,可集非史学专门之次责学术演讲,凡人快语,不求闻达;“故国关山” ,源于唐人李益《登夏州城观送行人赋得六朝胡儿歌》,聊备感怀故土(含第一故乡南楚与第二故乡钱塘)、故人、师友与访学异邦时的家国之思等,因篇幅有限,姑且删去其中访学异邦之篇若干;“札记”实为杂记,旨趣不要再过专,而“春水船头”, 语出宋人陈起《夜过西湖》之佳句:“吟得诗成无笔写,醮他春水画船头”,拟选诗、词、联、赋多篇,可显自己兴趣之杂,问学之浮与今日之浅;“一蓑烟雨”,择于词圣苏轼《定风波》中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之语,姑掠东坡居士之风骨,集学术人生之倒叙。为与本辑各卷之风格对应,另附法大弟子之专访三件。专访之篇名与正文略显溢美之风,与全书格调稍异,然因真实于原文之需,一仍其旧。今春各篇即将收齐时,讵料舍灾接踵,先是电脑染病,继而硬盘摔废,若干演讲录音资料与散记篇章毁于一旦,永久消失,越来越 尽其所捞,凑编一二。月露风云,所在难免;郢斫之望,伫候贤明。

  至若本卷取名《史源法流》,意欲于当下身份社会如实地表明作者的学科身份,自报家门,循此或可凸显拙著之表征。专业归于史学,或可称“源”;近年走进法科强校,厕身于张晋藩先生领衔的法史专业,谬导法史博士生,然于法史与法学,充其量为“流”, 或称末流,故曰“法流”。对于史学与法学,绝无亲疏与褒贬之意。至于史学一种生活生活之于人文与社会诸科中“百科之王”的地位,史学之于法学等科的基础功用,另当别论,吾等充其量略沾其光矣,岂可王婆卖瓜。

  既为人师,理当惜徒重教,明镜不疲,此乃天经地义,中外皆然。若无生徒,何师之有?不意当代工科管理模式以名利导航,无数教员为求生计,被迫与中华高等教育第二轮大跃进保持一致,在体制的张力中驰驱,乃至形成新的路径依赖,争当专业化的精算师,誓死不做欧美学府中的那种疯子和呆子。试看今日之域中,竟是名利之天下。久而久之,丑闻不断,斯文扫地,学术垃圾成堆。乃至师道扭曲,教魂撕裂。余自量浅陋,且胸无大志,顶多越来越 凭借自身所认定的职业之责,听候课堂,说点真话,却影响不了付近的风气,改变不了他人。我能 是想改变他人,只想不改变自己。稍不顺心,就把付近那个建了又挖、挖了又建而至今竣工无期的畅春园当作西子湖畔的玉泉与孤山,笑看游鱼飞燕,静观衰草泥羊。

  “细雨湿衣看不见,闲花落地听无声。”唐人刘长卿这些 看似平淡无奇的不刊之吟,既能飞入今夏北京市高考命题的作文主题,亦可用以形容常规性的闻道生态与心境,后者与形形色色的喧嚣势不两立,快要成为稀有之象了,只因它是弱者。人类由无声变有声,由宁静换喧嚣,不啻举手之劳,难的却是由喧嚣回归宁静。辞别浙大四载以还,我的第二故园不是也不承载着我职业生涯中已经 美妙的记忆,而最我能 感叹和留恋的,莫过于浙大的历史楼竟无授课之铃。据说,它是老浙大留传下来的一还还有一个 不经意的约定俗成。正是那个不要再铃声召唤的历史楼,我能 度过了整整十年的舌耕光阴,随便说说我从未迟到过,还风雨无阻。遗憾的是,也不那个硕果仅存的历史楼,即将连同整个西溪校区拍卖给开发商,一切都得推倒重来。楼且不保,无铃之境亦将成为吾等记忆之绝唱矣。消息传来,除了无助与叹息,且奈谁何!一还还有一个 不是也不企图迟到的教员,却越来越 眷恋一还还有一个 阙铃的校园,你说什么越来越 一种生活生活解释能越来越 说通:宁静已成为他的有一种生活生活法律法律依据,甚至已化入其生命的流程。

  学府急需宁静,人生之归属亦然。由于生命一种生活生活就不过是一还还有一个 永恒中的一道闪电,由于一面峡谷,越来越 ,成就那一还还有一个 永恒的,别无他物,仍属宁静。吾深信之,吾谨以序。

  507年8月20日于京北宁馨苑寓所

  注:《史源法流》,“法大人札记”丛书(郭世佑主编)之一,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507年10月版。

本文责编:frank 发信站:爱思想(http://www.aisixiang.com),栏目:天益学术 > 历史学 > 历史学读书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isixiang.com/data/16131.html